刘军宁:回归个人:重申个人主义

admin 林肯娱乐 2019-09-01 23:40:29 8755

  

  中华文明虽然有绵延五千年的漫长历史,然而思想与文化在中华大地的全面勃发却只有屈指可数的两个鼎盛时期。一是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二是80年前的五四运动时期。纵观中外,每次思想文化的昌盛都离不开人的主题,即对人,尤其是对个人的思考与认识。这方面的成果被称之为“个人的发现”。“猿人的发现”是考古学的成就;“个人的发现”,则是人类思想的成就。在一个社会中,对个人的发现程度与思想文化昌盛的程度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必然联系,这是世界上的通例。西方文明对人的发现与认识也是在两个思想文化鼎盛时期实现的:古希腊罗马时期与近代的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由基督教与古希腊罗马哲学所孕育的个人主义精神,在文艺复兴时期第一次得到充分发展,此后逐渐成长和发展为我们所了解的西方文明。其实,不论在古代的西方还是东方,虽然个人作为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是明白无误的事实,但却长期不被人们,尤其是统治者所理解,以致在人们的观念中,人类总是以“类”的集体范畴存在的,人一直没有明确为个人,“个人”长期以来一直是“失踪者”。在西方,只是到了十九世纪,有关“个人”及个人主义的原则才获得了普遍的胜利。1在中国的正统辞汇中,个人主义至今仍是一个不容争辩的贬义词。对“个人”和个人主义的刻意否定恰恰道出在中国正视“个人”问题的紧迫性。这种紧迫性所带来的重申个人主义的必要性,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五四运动未竞主题的再现。

  

  ○什么是个人主义

  

  “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按照其词源上的本义,意味着只有个人才是不可分割的,也不应该被分割的社会单位。个人主义认为,个人是最基本的社会构成单位,也是最高的社会构成单位。没有一种社会构成单位比个人更小,也没有一种社会构成单位比个人更高以致可以凌驾在个人之上。个人主义只承认有比个人更大的社会单位,如国家、阶级、政党、家庭、公司、社群、教会以及种种自愿性结社。集体主义则认为,没有比个人更小的社会构成单位,但是有比个人更高、个人必须屈从的社会构成单位,如政党、阶级、国家、政府等。

  个人主义蕴含着一整套的道德和政治原则,同时也提供了一系列根本的行为准则。个人主义把个人当作看待一切事物和问题的核心和出发点。在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把个人当作是不可再分割的“原子”。作为一种道德原则,个人主义强调个人本身就是目的,因而具有最高的价值,社会只是达到个人目的的手段。作为一种政治哲学,个人主义主张个人的自由、权利和平等,强调自由民主,反对国家对个人自主事务的干预。作为一种经济学说,个人主义主张私有财产权和自由市场经济。

  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是两种根本冲突的政治哲学。两者对人的本性、社会以及人与社会的看法有着根本的冲突。个人是现实存在的根本单位和最终的价值标准。这一个人主义的观点并不否认社会和集体的重要性。不过,个人主义仅仅把社会和其它大于个人的社会构成单位看作是个人的集合,而不是超越或凌驾于个人之上的东西。个人主义认为只有个人才是最本原的存在。

  个人主义在本质上是关于自由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是关于个人自由的主义。自由主义的基础是承认个人的自主权和不可侵犯性。个人主义强调个人之间的普遍人格平等,而不问每个人的具体特征。例如,在中国文革期间,地主或资本家的后代因故致死,责任者(个人或单位)只承担较轻的法律责任,或不承担责任。这是因为按照集体主义的观点,一个人的价值,不是由其自身决定的,而是由这个人所属的集体(如阶级)决定的。地主阶级属于被消灭阶级,其子女的生命当然也不足惜。个人主义则认为,一个人的价值,是由其自身作为一个人所决定的,与其出身无关,而且人与人之间的价值是平等的,即使是对地主的子女,致死者也应承担同等的法律责任。

  个人主义不否定社会的存在,及其给人类的生存所带来的好处。个人主义认为人自身就是目的,是价值的最终决定者,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另一个人的工具。个人主义主张,任何团体或集体,不管是大是小,仅仅是无数个人的组合。除了个体成员的权利之外,团体没有其它的权利。在自由社会中,任何团体的“权力”都是从其成员的权利中引伸出来的,应是个体自愿的选择和同意的产物。个人参加团体之后,既不可能获得新的权利,也不可能丧失他所应该具有的权利。个人权利的原则是所有团体或联合体的唯一道德基础。如果集体的活动不是从个人权利出发的话,它仅仅是一种暴民统治的原则。“集体权利”的概念(即权利属于集体,而不是属于个人)意味着“权利”属于某些人,而不是另一些人,某些人具有任何他所喜欢的方式来处置其它人的权利,这些特权还包括许多其它僭取的权利。2集体主义把国家和政权当作个人的主宰,高于并脱离于它的个体成员。

  个人主义不承认任何集体的善业有内在的价值,这样的善业只具有工具性的价值。3易言之,集体善业中的价值只能用构成这一集体的个人的价值来界定。抛开了个人的价值,这个集体要么没有自身的价值,要么只有建立在抹杀个人的价值之上的集体的价值。集体的善业只有在对个人有价值时才有价值。

  正如阿克顿勋爵在很久以前指出的:“凡是把一个确定的目标作为国的最高无上目标的时候,不管这个目标是阶级利益,是国的安全或权威,是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或是对任何意理的支持,这个国必定在这个时候变成专制的。”4个人主义既不认为人是仅仅“抽象的个人”,也不认为个人是完全自给自足(排斥交换和合作)的,它只认为正义的制度应该与个人的具体特征无涉。比如说,一个人受审,对他的正义的判决,不应该与他的身高、肤色、财富、社会地位和宗教信仰等有关。在一个集体主义社会中,出身、贫富和政治立场则可能是量刑的重要依据。个人主义认为指导不相识的个人之间的合作原则也应该是抽象的、预先确立的,这些规则是对事不对人的。同样,一个个人的人格独立并不排斥他与他人的合作和进行交换。  个人主义的一个基本要素就是强调个人对自己的责任。对自己的生命(存)负责是每个人不可推卸的责任,它意味着个人在抉择时要审慎,要准备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个人有责任通过劳动来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来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实现自己的生存是个人的首要责任。在一个典型的个人主义社会,个人的成就是其社会地位的基础,不论是法律还是文化对个人的权利和自由都有高度的认同。个人仅能代表自己,可以表达某种不同的意见而不致受到压制。个人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理论的出现是针对不断增长的国家权力,及其对个人责任心的侵蚀。相反,在一个典型的集体主义社会,个人无权对自己的生存负责,国家则声称要承担对个人的全部责任。法律和社会文化都侧重保护集体的权益而非个人的权益。个人被要求去牺牲自身的利益服从集体的利益,只能唯有权势者之命是从;个人不应表达各种不同的观点,否则会受到社会舆论乃至法律的制裁。在决策方面强调完全一致,集体主义不允许暴露个人之间的纷争,严禁个人出风头,社会风气是强调特权,而非每个人的平等权利。

  个人主义认为,具体的个人是一切社会分析、认识社会观念的逻辑出发点;人的价值和权利先于对人在社会中的位置的思考。因此,任何集体行动都是由各种具体的个人行动构成的。集体行动不过是个人行动的结合。个人是以决策者的身份参加集体的、有组织的行动。个人主义并非建立在每个人都绝对的自私的假设之上。这里的个人可以是自利的,也可以是利他的,或者既利己又利他。个人不仅不是千人一面的、刻板的个人,而且是有着各自不同的目的、对集体行动的后果有着不同要求的个人。

  个人主义的哲学源泉之一是理性在人性中的位置和份量。个人主义的正当性即来自于人是有理性的动物这样一个事实。人有可能尊重他人,同时也使自己受到尊重。所有的人都是有理性的,所以所有的人作为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其价值是相等的。另一方面,每一个人的理性又是不充分的、有缺陷的、非全能的,所以我们不能赋予任何一个(群)人统治他人,替他人思考、替他人作出决定的绝对权力。任何人的理性都不值得绝对的信赖,对每个人都是如此。人的生命和自尊要求人们忠诚于自己的价值,忠诚于自己的思维和判断。

  个人主义仅仅从这样一个毫无争议的事实出发,即我们想象力的限制,使我们只能在我们的价值尺度中包容部分的社会需求,而且严格地说,除了个人头脑中种种局部的价值尺度,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存在,而这些价值尺度不可避免地有所不同并常常相互矛盾。由此,个人主义得出的结论是说,在限定的范围,应该允许个人遵循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价值和偏好,而且,在这些领域内,个人的目标体系应该至高无上而不屈从于他人的指令。就是这种对个人作为其目标的最终决断者的承认,对个人应尽可能以自己的意图支配自己的行动的信念,构成了个人主义立场的实质。当然,这种观点并不排除对社会目标的认可,或者更确切地说,对个人目标的一致性的认可,这种一致性使人们为了追求的目标联合起来成为可取之事。但是,它把这种共同行动局限于那些个人观点一致的事例上;就此而言,所谓“社会目标”不过是许多个人的相同目标──或者说,是个人为了回报他们在满足自身欲望所接受的帮助而愿意有所贡献的那种目标。因而,共同行动局限于人们对共同目标一致同意的那些领域。习以为常的是,这些共同目标不会是个人的终极目标,而是意味着不同的人在共同的目标背后有着不同的意图。实际上,共同目标对每个成员并非是一种终极目标,而是一种能够用于实现个人多种多样意图的手段,人们才可能对共同行动达成共识。5

  一个人自行决定最值得追求的目标和价值,乃是一个自由人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尊奉个人的自由,意味着我们绝不能将自己视为裁定他人价值的最高法官。一个社会如果不承认每个个人自己拥有他有权遵循的价值,就不可能尊重个人的尊严,也就不可能真正地懂得自由。个人主义最关心的是通过自由选择等体现出来的个人的自治,认为这种自治才是最大的善。这种价值个人主义把个人自身既看作是最高的价值,同时也把个人看作是最终的价值源泉,而市场作为一种建立在自愿交换基础上的经济制度最有利于个人的自治和福祉。6

  

  ○对个人主义的批评

  

  政治名词中没有比“个人主义”一词更遭殃的。它不仅是被反对者歪述得离谱,而且也被用来指称好几种对于社会的态度;而这些态度,彼此间缺乏共同点。7这个词与利己主义和自私自利联系在一起。个人对自由的滥用和自私,并不是个人主义造成的,消灭了个人主义政治哲学,并不能同时自动消除人们对自由的滥用或自私。而且许多与个人主义无关的弊端都被扣在个人主义的头上。

  个人主义不是一种鼓吹贪婪、野心、自私、权力的伦理学,而是关于自我发展的伦理学,是一种最贴近人的本性的伦理学;是一套如何使人类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整个社会制度更贴近人性,而不是扭曲、乃至违反人性的社会政治哲学。8人的自私,与个人主义没有多少联系。以中国为例,中国是个人主义被消灭得最彻底的国度,李光耀认为,集体高于个人是历史悠久而宝贵的亚洲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中国的社会中,自私却从不短缺。倒是越压制个人的正当利益,越导致个人不择手段地去自私。个人主义是一种现代思想,而自私却是与人类自身一样悠久。把非个人主义的“罪恶”算在个人主义的头上,正是一些人以集体主义的名义去攫取私利的“自私的谋略”。

  在个人主义伦理学中,每个人的义务首先是对自己的生命和幸福负责,既不为他人牺牲自己,也不要他人为自己牺牲。每个人必须靠自己的努力来谋生、来赢得同事和朋友的爱与尊敬,来赢得自尊和幸福。这种非无条件牺牲的伦理学正是个人主义的道德基础。个人主义不反对、甚至鼓励人们自愿地去帮助他人,为需要帮助的人作出牺牲,鼓励慷慨、仁慈、友爱,但是坚决反对政府凭借手中的权力去迫使一些人为另一些人作出牺牲。任何慈善的行动只能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之上。最违背个人主义道德的,莫过于以集体和集体主义的名义要他人为自己作出牺牲,即杨朱所谓的“悉天下奉一身”。在集体主义之下,国家(统治者)的贪婪代替了个人的自私;在集体主义之下,国家把每一粒粮食看得都很重要,却不肯承认每个个人的重要性。不仅如此,集体主义国家还无限地抬高集体压制个人,置国家的财产于个人的生命之上。把个人的一切据为“国有”。个人主义认为,一粒粒粮食也许不那么重要,但是,每个“我”作为个人却是极端重要的。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