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光奇:西风东渐:挑战中国传统社会的“理想类型”

admin 永兴娱乐 2019-09-03 22:20:38 1133

  

  (一)进步与危机的悖论

  

  自19世纪末以来直至当今,中国社会似乎始终处于某种危机状态之中。一代又一代社会精英奔走呼唤,号召人们“担负天下兴亡”,同时对于救国、治国、强国之路“上下求索”,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当“医国手”(龚自珍语)们为自己的时代开出“救世良方”时,往往总是将当时社会危机的症结归结为某种单一的因素。例如,清末的维新志士、革命党人相信,当时国家的状况之所以那么坏,问题就在于君主专制体制,在于满人当政;民主革命时期的中共相信,当时的中国政治动荡昏暗、民不聊生,祸根全在于帝国主义和地主阶级;“文革”结束后,人们痛定思痛,认为十年动乱乃至1949年以后的所有偏差,问题全都出在中共高层“左”的路线。每一代精英都相信,一旦已经被他们确诊的病症得到医治,国家从此就可以太平,人民从此就可以安康。但是,严酷的现实却总是无情地击碎这种善良的梦想。“鞑虏”驱除了,共和建立了,三座大山推翻了,“拨乱反正”完成了,但国家并没有从此而长治久安,新旧问题盘根错节,社会危机有时较以往更严重。例如,民国之初,人们就普遍感觉世道不如前清(有毛泽东语录可以为证)。就是在今天,当有人讴歌太平盛世时,也有人发出警惕“崩溃”的“危言”,而后者绝非全然属于“敌对势力”。

  改革的结果总不令改革者满意,不令公众满意,甚至令之失望,问题出在哪里?有人说,是由于人性本来不知满足,得陇而复望蜀;又有人说是批评者过于理想主义,对于时代和社会太过挑剔,太过苛求。我想,这类说法涉及价值问题,恐怕难以论其是非。对这一谜团进行解释,较好的方法还是回归到“价值中立”的事实平台,而笔者倾向于作这样一种解释:19世纪中叶以来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是一种脱胎换骨的社会变革。这种变革,需要经历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至今仍远未完成。而当这种“转型”到达“质变”的临界点之前,中国社会的基本结构就仍然是传统型的--其“理想态”与“破坏态”都会具有传统性质。19世纪中叶以后西风东渐,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各种新的因素。这些新因素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转型”,但却不能使我们这个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大国立即完成这种“转型”。于是,这些新因素只能被纳入仍然属于传统的社会框架。就在这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对于仍属传统型的中国社会来说,这些新因素几乎无不与“破坏态”相关联。于是,近现代中国的历史发展,就呈现出一种悖论:一方面,在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所有具体领域,人们看到的都是改良和进步--我们有了现代的工厂、铁路、航空、电话、电报、电脑、枪炮、导弹,有了现代的共和制度、政党制度、法律体系,有了民主主义、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等来源于西方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我们的国家却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整体性危机,这包括清末的革命,民初的动荡,1940年代末国民党政府统治的崩溃,也包括人民政府时期的“文革”浩劫,以及今天(在一种意见看来)改革所面临的、有可能导致“崩溃”的“深层矛盾”。

  

  (二)中国传统社会的“理想类型”

  

来源地址: